成熟的政治人物

        政治雖然黑暗,政客常常勾心鬥角,甚至鬥過你死我活。
然而,政治的表現還是有成熟和幼稚之分。

一. 應變
        一個國家的政治是否成熟,看政治人物怎樣處理災變就
可以看得出來。
        美國911 慘劇發生,美國國會展現給世人看見的是空前
的合作,他們沒有黨派之分,他們全体連結在一起,共同對
付發生的災難。給我印像最深刻的是當布希總統在國會演講
時,兩黨議員不斷的起立鼓掌。演講完畢,他們還是不分黨
派地和總統擁抱,握手,鼓勵。我們看見的是淚水,沒有誰
埋怨誰。政府與人民站在一起,共渡時艱。
        我想到我們中國。
        幾乎與此同時,我們台灣也發生風災。人命,財產也是
損失慘重。但是,我們看見的不是淚水而是口水。政治人物
互相指責,推卸責任。其實在這時刻,議員們應該全体向人
民道歉,並在國會一同尋求救災方案,而不是舉牌指責吵架。
更可悲的是有人竟趁總統巡視災區時,爭寵爭支持,不是專
心為災民請命。我們的政治人物不知羞恥,還洋洋得意,沒
有一人為災民流淚。
        中國啊!什麼時候妳才有一些真正為妳,為民的政治人
物呢!?

二. 形像
        政治是否成熟,也可以從政治人物的形像,特別是他們
接見賓客時的形像看得出來。
        西方國家的元首,在公共場合常給人以親切的感覺。面
露笑容,握手時有禮,有感情。雖然他們內心是否如此,我
們不知道,但至少他們的外表給人的印象是這樣。他們在群
眾中也是如此,常和人熱烈握手,擁抱。他們平易近人,是
元首,但也是公僕,不是高高在上。
        反觀我們中國,特別是中國大陸,領導們給人的印像是
冷漠,遙遠的。當領導們會見百姓代表時,那些代表總是排
排站立,然後領導們就出來訓話一番。就算是接見外賓,領
導們還是給人以冷漠的感覺。他們不會熱情的接待人,常以
大國的姿態,至尊的心態來和客人握手。
        如果在封建君王時代,這種表現還可以理解,因為他們
是君,是天子,可君臨天下。人能見到他那是恩寵,不要你
下跪,已經是格外開恩了。可現在已不是封建時代,早已是
人民當主的時代。所有政府官員都是人民公僕,是為人民服
務,這是現代政治趨勢和口號。這是成熟的政治演變,我們
中國的領導人,怎麼這麼落後,這麼幼稚呢?
        中國啊!什麼時候妳才能產生真正愛民,親民的領袖呢?

三. 退任
        政治人物總有退任的時候,而一個國家的政治是否成熟,
從他們的政治人物的退任表現就可以看得出來。
        西方國家的政治人物無論什麼理由退任,他們一經退下,
就立刻退居第二,第三線,甚至從此消聲匿跡。他們可能還
活躍於社會,但已經無權、無位。他們可能還受尊重被邀作
顧問,但更可能已完全失去影響力。他們的退任,無損於政
府的運作,更無損於國家的前途。以美國為例,目前有五位
退任總統,他們退了,現任總統就全權領導國家,照他自己
的理想、理念、抱負治國,全不受五位前總統的影響、操縱。
這是成熟!
        我們中國呢?那就可悲了。無論是台灣或是中國大陸的
領導人,總是不肯退,就是退了,還是不肯放手。總是千方
百計,安排自己的人當要位,繼續自己的影響力。不過這種
戀權狂,總沒有好結果,不會有好收場。
        你看李登輝退了,但還是戀戀不捨,一味的想要繼續其
影響力。結果呢?他被國民黨取消黨籍,成了一大笑話。本
想留芳百世,誰知卻成了歷史的笑柄。又例如毛澤東,鄧小
平等人,如果他們早些退下來,將治權交給新一代的人,也
許他們在一些人眼中,成為永遠的懷念,就沒有後來什麼功
過七三分,和要被打倒的爛尾巴了。
        人退而不罷休,因為總覺除了我就沒有人能把國家治理
好。這種思想其實是侮辱了國人的智慧。如果一個國家真是
除了在任的領袖就沒有別人的話,那麼這個國家就沒有前途
了。但是我們相信「長江後浪推前浪」,這句話是真的。
        但是,中國啊!妳什麼時候才能培育一心為國,不戀權
的領袖呢?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關心國家的政治。我希望見到我們
中國能像外國一樣,在政治上成熟,快快成熟,使中國人能
早日享受成熟的政治果實,安居樂業。我也希望基督徒參政
者,不要做政客,乃是要做一個真正的政治家,把中國的政
治早日帶到成熟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