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一百零一篇    歌頌公義的神
        
       大衛要歌頌神,因為他認識到神是公平,公義的。在詩中,
大衛沒有歌頌神是怎樣的公平,公義,反而述說他自己要怎樣行,
驟看似乎跟神的公平無關,其實這正是實質地在稱頌公義的神。
        我們可以用口稱頌神,可以高聲激昂,載歌載舞,表情十足
地歌頌神,但若在行事為人上不行公義,那我們的歌頌就是虛假,
造作的,可這正是我們今天常犯的毛病。我們要像大衛一樣,在
神面前行完全的道,才是真正的歌頌公平,公義的神。
一.   智慧地行完全的道  (v.1-2)
       「我要歌唱慈愛和公平;耶和華阿,我要向祢歌頌」,大衛歌
頌慈愛和公平,其實他是在稱頌神,因為只有祂是慈愛公平的。
       「我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祢幾時到我這裡來呢?我要存完
全的心,行在我家中」,大衛要以行完全的道來表達對神的歌頌,
他要作完全人。因為唯有這樣才能將公義的神彰顯出來,才能見
證出公義的神。
       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需要有智慧,並運用智慧,這樣才能
智慧地行完全的道。因為如果沒有智慧,行出來的效果可能適得
其反。人曾拿淫婦來試探耶穌,看祂怎樣處置,要找祂的話柄。
如果不夠智慧放了她,耶穌就不公義 ; 如果處死她,耶穌就不慈
愛,兩樣都不行。耶穌智慧地對那些假公義的人說:「你們中間
誰是沒有罪的,誰就可以首先拿石頭打她」(約翰福音八7),耶穌
滿足了慈愛和公義的要求,祂智慧地行了完全的道。
二.   遠離惡事  (v.3-8)
        大衛怎樣稱頌公義的神?他要用行動來表明,他要遠離一
切的惡。
 1.    他不沾惡  (v.3-4)
        「邪僻的事,我都不擺在我眼前;悖逆人所作的事,我甚恨
惡,不容沾在我身上。彎曲的心思,我必遠離 ; 一切的惡人,
我不認識」,對於一切的惡,大衛不沾染。一連幾個「不擺在
眼前」,「不容沾在身上」,「遠離」,「不認識」都表明了
他對惡的決絕。如果在屬神的人身上,人看見他們不沾染惡,
神的公義就在他們身上彰顯出來,見證出來,神才會被人稱頌。
  2.  他對付惡  (v.5-8)
       潔身自愛,不沾染惡已經難得,但大衛向神表明,他還要
對付惡,拒絕惡。
       「在暗中讒謗他鄰居的,我必將他滅絕;眼目高傲,心裡驕
縱的,我必不容他」(v.5),大衛不會容讓惡,即使那些惡是行
在暗中,或只是表露在人的眉目之間,暗存在人的心裡,大衛
一看出就不會容忍。
       「行詭詐的,必不得住在我家裡。說謊話的,必不得立在
我面前」(v.7),大衛只用那些誠實,行為完全的人來服事他和
他的國度,至於那些詭詐,不誠實,說謊的大衛一概不用。這
樣治國才能使國家健康,正常,人才能安居樂業。這樣治國才
能將神的公義彰顯出來,才是真正的稱頌公義的神。
       「我每日早晨,要滅絕國中所有的惡人 ;好 把一切作孽的,
從耶和華的城裡剪除」(v.8),大衛表白他要持之有恆地對付惡,
他要「每日」對付。罪惡是一種頑疾,不是一次過就可以對付,
可以清除。要每日檢查,檢討,查看,清理,不然它會隱藏著,
時機一到就會出動,做成禍害。我們若每日都在檢查,就會保
持自己在公義,聖潔中。我們這樣的歌頌神,才會得到祂的悅
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