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廿三篇    你有欠缺麼?
      在這篇所有基督徒都熟悉的詩中,有一句話非常重要,
可以給神兒女好好享受的,那就是「我必不至缺乏」。
      「必不至缺乏」就是沒有欠缺,不欠什麼。人生若沒有
欠缺,那真是一大福氣。當一個人能說沒有什麼欠缺時,他
是個滿足的人。人能滿足就是福氣,是幸福。今天人活得痛
苦,就是因為不滿足。他們不滿足不是他們沒擁有,乃是他
們的心有「缺乏」。
      人欠缺什麼?
一. 沒有神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本詩這第一句,點出了問題的
所在。人能滿足,沒有欠缺,因為他有神。
      反過來說,人有欠缺是因為他沒有神,人欠缺的是耶和
華神。人欠缺的是沒有牧者,沒有神作他的牧者。
       人是神所造的。神造人的時候不但是照祂的形像樣式而
造,更將祂的氣吹入人身体裡,人就成了「有靈」的活人。
人能「活」因為有這「靈」,因為有神的氣在他裡面。人有
神的靈在裡面,因此人就成為完整,圓滿,美好的人。但什
麼時候,人裡頭的靈若沉睡了,與神隔絕了,他就有欠缺,
不圓滿。人離開神,人的靈就如同死了,肉体雖然活著,心
靈卻是死的,人裡頭就空了,什麼也填不滿,除非他回到神
面前,與神結連,緊緊跟隨祂,由祂來牧養。
      大衛懂得以耶和華為他的牧者,一生跟隨祂,因此沒有
缺乏。各位,沒有神,是人生最嚴重的欠缺。

二. 沒有神恩
      人能無所缺,因為有神的恩,反之,人感到欠缺,因為
他沒有神的恩。
      本詩由第二節起一直到結束都是論到神各方面的恩。因
為有神,所以大衛經歷從神而來的恩典。因為有神,所以能
享受神在各種環境下賜的恩典。
      青草地,溪水旁(v.2),是安靜,安息的描寫。當人有
神引領時,人就容易得到安寧,因為這位好牧人會使人安息,
正如耶穌所說的「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
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十一29)。今天人欠缺的就是這種
安寧,安息。人不斷的去爭,去鬥。人有得,也有失,但無
論得與失,總是缺乏安息。人不是沒有財,不是沒有勢,但
就是沒有安息,因為這種安寧只有在神裡面才有。
      死蔭谷(v.4),敵人前(v.5),這些都是險惡的處境,但
仍不害怕,仍能吃喝如常。信耶穌的人在世上不一定是一帆
風順,事事如意。但因為他有牧者同在,所以不害怕。而且,
所行的路有牧者帶領,必不會出錯。即使遇到敵人或甚至死
亡,也一定是出於神無所不知的允准,仍然是對我們有益的,
讓我們或我們身邊的人能經歷神的恩。
      一個婦人二十歲的獨子死了,別人怕她受不了來安慰她。
那知她反安慰人說,她感謝神,因為神讓她有這個兒子,並
且已經倍伴她二十年。她心靈滿足,雖然兒子死了,她好像
行過死蔭的幽谷,卻不感到缺失。
      人若沒有神的恩,遇到這種情況時,他就六神無主,舉
止失措,惶惶不可終日,遑論什麼安息了。
      永恆的恩(v.6)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
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神的恩是一生一世
的,是永恆,直到永遠的。惟長久的,能存到永遠的才是真
正的福,因為能永遠伴隨。我們中國人稱今世的名利富貴是
「過眼雲煙」,可人還是在其中爭逐,耗盡一生,非但不得
安寧,還落得一無所有。
      各位,特別是信主的弟兄姊妹們,大衛這篇詩,真是發
人深省!你我說是信了主,真的嗎?你我有以神為牧者嗎?
你我心靈裡真的「不至缺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