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卅一篇    向神求
      大衛的詩好多都是向神申冤,求助,求救的,因為自他
參政以來,他的難處就接踵而來。面對人生的苦難,人能作
什麼呢?人怎能解脫呢?向神求是最正確和最好的出路。
      為什麼要向神求?
一. 認識所信的神  (v.1-8)
      大衛時常向神求,因為他認識神是怎樣的一位神,當人
真認識神時,他就自然會向神求。我們有難處時向什麼人求
呢?你我不會向陌生人求,也不會向不能幫助你的人求。你
我當然會向那些能夠幫助我們的,那些我們了解認識的人求。
大衛認識神是公義的(v.1),堅固的(v.2,3,4) ,誠實的(v.5),
慈愛的(v.7),故此他向神求幫助。
      是的,如果我們真認識神是公義的,祂會主持公道,我
們會不去投靠祂麼?人生不時會被屈,受冤枉。有時更是有
冤無路訴,求救無門。誰能幫我們呢?豈不是這位公義的神
麼?
      是的,如果我們確信神是堅穩的,像磐石,像保障,巖
石,山寨,我們不是會信得過祂能救我們脫離一切的網羅
(v.4),能指引,指點我們當如何行走麼?當人生的風暴排山
倒海般的沖擊時,我們信得過祂麼?
      是的,如果我們確信祂是誠實的,在危難時,難道我們
不會全心全意的倚靠祂?
       是的,如果我們認定神是慈愛的,祂愛我們,知道我們
的痛苦,祂會不顧我們麼?祂會置之不理麼?當然不會!
      問題是,我們真的認識我們所信的神嗎?我們真的如此
相信嗎?
二. 訴說自己景況  (v.9-13)
      大衛因為認識他所信的神,將自己的苦況向所信賴的神
傾訴。
       他的身心(v.9-10)。「我在急難之中; 我的眼睛因憂愁
而乾癟 ; 連我的身心,也不安舒。我的生命為愁苦所消耗 ;
我的年歲為歎息所曠廢 ; 我的力量因我的罪孽衰敗 ; 我的骨
頭也枯乾」,大衛向神傾訴他的身心因急難而衰敗。困苦危
難的殺傷力之大,由此可見。連大衛這樣的英雄人物也會如
此,其他的人受傷害之大更可想而知。大衛沒有為自己掩飾,
他把自己心境的真相向神赤露敞開,向神傾訴。
      他的環境(v.11-13)。大衛也將他所處的環境向神傾訴。
「我因一切敵人成了羞辱,在我的鄰舍跟前更甚」(v.11),
他的鄰舍看不起他。「那認識我的都懼怕我 ; 在外頭看見我
的都躲避我」(v.11),認識大衛的人都看他如毒蛇猛獸,避
之則吉。「我被人忘記,如同死人,無人記念 ; 我好像破碎
的器皿」(v.12),世間人情冷暖,從前的種種都如風消逝,
不被記念。「我聽見了許多人的讒謗,四圍都是驚嚇 ; 他們
一同商議攻擊我的時候,就圖謀要害我的性命」(v.13),大
衛感覺到他身陷重圍,四面楚歌,眾叛親離,向他圖謀不利。
相信大衛這些話不是誇大其詞,乃是實在如此。他的處境艱
難,使他的身心疲乏。
      大衛把他的一切向神傾訴,把他的苦處向神陳明。在苦
難中,最重要的是把我們的情況坦白的告訴神,把我們的實
況一五一十的告訴祂。祂仍是我們的神,是我們在患難中的
出路。
三. 求神幫助  (v.14-24)
      「神阿,我仍舊倚靠你 ; 我說,你是我的神」(v.14),
這是大衛蒙神喜愛之處,雖在百般的困難中,他仍抓緊神,
仍以神為神。
      大衛把他的一生交在主手中(v.15-16),求神救他脫離一
切仇敵。他也求神不要叫他蒙羞,因為他不作惡事(v.17-18)。
他向神表白他敬畏神,神把他隱藏起來,保守他在亭子裡,
免得他中了人的詭計,引起敵人對他的辱罵,因為他是投靠
神的(v.19-21)。
      大衛向神求助,且深信神必幫助他,因為一方面他行在
光明中,另一方面他深懂得神的性情,知道神必公道的恩待
他。我們在難處中記得要向神求助,但同樣重要的,我們平
時要行在神的光中,與祂同行,這樣我們的禱告就必不落空。
如果我們行在黑暗中,心中常注重罪孽,那麼我們的禱告神
就不會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