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字義解經法

象徵的解釋法
        當先知或使徒們受感見異象時,常用許多象徵(Symbols)
來描寫,特別是在以西結書,但以理書,啟示錄等啟示性書卷
裡。當我們遇到這些象徵時,我們是否仍然要用字義解經法呢?
這些難懂的象徵,我們怎樣運用字義解經法呢?

一. 以字義為基礎
        第一,我們仍是以字義解經為基礎。意思是說,我們仍是
照文字本身的意思作為解釋的基礎,因為我們深信那是神向我
們說話的方法。
        有人認為這些異象性文字只是啟示文學,是用希伯來的詩
歌体寫成的,只是些形容,不可以認真去解釋。這種講法若成
立,那麼聖經裡的啟示書就只不過是些文學作品,是效法別人
的風格,甚至是抄襲別人  (事實上就有人認為,約翰的啟示錄
就是照兩約中間時期的次經風格寫的),去寫些勸勉,安慰,
鼓勵的話,而不是什麼啟示了。
        我認為聖經若真是神的啟示,那麼這些異象也必是啟示,
而不是一種文學,更不會是一種格式,讓先知們依著來寫東西。
異象是神向人啟示的一種方法,是透過這特別的方法,來宣講
一些特別的事情。故此,當遇到這些異象時,我們仍應以文字
為基礎去解釋。
        例如:「我轉過身來、要看是誰發聲與我說話.既轉過來、
就看見七個金燈臺,燈臺中間、有一位好像人子、身穿長衣、
直垂到腳、胸間束著金帶。他的頭與髮皆白、如白羊毛、如雪.
眼目如同火焰。腳好像在爐中煆煉光明的銅.聲音如同眾水的
聲音。他右手拿著七星,從他口中出來一把兩刃的利劍.面貌
如同烈日放光。」
        這是約翰在啟示錄所看見的異象,裡面充滿了象徵。明顯
的,我們必須以字面意義為基礎,那是說「七座金燈台」就是
七個金的燈台,不能解作別的東西。「人子」還是指看見一位
像人的,不是一個動物或怪物。至於眼,腳,口等還是照這些
部位的意義去理解,不能指別的。這就是以字義為基礎的意思。
        又例如:「只是殿外的院子、要留下不用量.因為這是給
了外邦人的.他們要踐踏聖城四十二個月。我要使我那兩個見
證人、穿著毛衣、傳道一千二百六十天。」(啟示錄十一:2-3)
這裡的四十二個月就是四十二個月,即三年半。而一千二百六
十天也是一個實數,亦是三年半。它不可解作別的,這就是以
字義為基礎的解經法。
        唯有以字面意義為基礎去解經,我們才有可能明白聖經,
不然各說各的,就莫衷一是,不知誰對誰錯了。靈意解經就常
有這個毛病,叫人摸不著頭腦。
        也許你會問:象徵的文字有許多形容,太抽象,我們怎能
以字義去解釋呢?

二. 象徵的解經原則
       其實解釋聖經裡的象徵,是有些方法,原則可循的。
  1. 聖經本身的解釋
       第一,聖經裡的異象,象徵常常是自己有解釋的,我們照
它的解釋就最準確,不必再加什麼。
        例如以西結書卅七章,先知在異象中看見枯骨復活,聖經
本身就解釋說:「這些骸骨就是以色列全家」(以西結卅七:
11)  我們就照字面的解釋去理解,不必再加什麼,更不要加上
什麼靈意。
        又例如但以理書第七章,先知在異象中看見四隻大獸出現,
甚是可怕。聖經解釋說:「就是四王將要在世上興起」(但以
理書七:17)。因此我們就照聖經字面解釋,不要再加什麼。
至於用「獸」來描寫他們,無非表明這些國家在神眼中的行徑
好像野獸一樣吧了。
        是的,只要我們小心讀聖經,我們不難發現,許多象徵,
預表等,聖經本身都有解釋,依聖經本身的解釋就對了。

   2. 和聖經其他經文有關連的
        第二,我們可以看看這些象徵,聖經其他地方有沒有提到?
或有沒有關連?如果有的話,我們就照那地方所說的意思去解
釋就可以了。
        例如但以理書十二章七節所說的「要到一載,二載,半載,
打破聖民權力的時候,這一切事就都應驗了」,明顯的這和啟
示錄十二章十四節是相關的。兩處經文都論到有三年半時間,
以色列人會被敵人強力對付,受苦。
        再者,在啟示錄十二章十三和十四節這樣說:「龍見自己
被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婦人。於是有大鷹的兩個翅
膀賜給婦人、叫他能飛到曠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他
在那裡被養活一載二載半載。」這裡的「龍」當然是指魔鬼。
而「婦人」根據第一節的描寫是指以色列。但「大鷹的兩個翅
膀」是指什麼呢?以色列人真有翅膀嗎?當然不是。當我們參
考出埃及記十九章第四節「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們都看見
了,且看見我,如鷹將你們背在翅膀上,帶來歸我。」我們立
刻就明白其中的意思了。神自己要保守以色列人,把他們帶回
以色列地,即「自己的地方」,在那裡保護他們。雖然龍吐出
水來要沖沒婦人,但地卻要開口幫助婦人(啟示錄十二:15-16),
這豈不正是和撒迦利亞書十四章有關麼!將來,撒但發動無數
軍兵想要消滅以色列,但主神要親自拯救他們。
         因此,遇到經文中的異象或預表時,試試從其他經文找,
看可有相同的,並看看在那裡有什麼意思,和這裡是否有關連。
        不過,我們解釋時要注意上下文,也要看用在這裡是否妥
當。例如:「獅子」有時是指實在的獅子,有時則是描寫主耶
穌,但有時卻又是描寫撒旦,他會像獅子吞吃人。因此,我們
要看清楚上下文,看那一個解釋適合。

 3. 聖經完全沒有提及的
        第三類象徵是聖經其他地方完全沒有提及的,這一類是最
難解釋的。不過,我們還是可以根據一些原則去解釋。
  A. 按常理解
        神的啟示既是給人看,祂說的話必是合乎我們情理的。因
此,我們是可以用常理,常識去理解,去解釋它。
        例如:「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啟示錄三:
18)常理會告訴我們,這裡的看見,不會是指肉眼,乃是指心
靈的眼。而眼藥是什麼呢?常理會告訴我們,它一定是指能使
人眼睛明亮的東西。但什麼能使人的心靈眼睛看得明亮呢?當
然不會是地上任何的眼藥水,乃是以弗所書所指的聖靈了。(參
以弗所書一:17-18) 這就是用常理去理解象徵。
        又例如:「並賜他一塊白石、石上寫著新名.除了那領受
的以外、沒有人能認識。」(啟示錄二:十七)這塊白石是什麼
意思呢?全本聖經只在這裡提及,它到底何所指呢?我們若按
字義解經,就知道這是主答應給人的賞賜。按常理來說這塊石
一定是非常寶貴的寶石,而不會是一塊普通的白石頭,因為這
是主所賜的。
        它是「白」色的,常識告訴我們那是潔白,清潔的表示。
「刻上的新名,除了那領受的人,沒有人能認識」,那就表示
是非常個人性的,親密的。能夠在像別迦摩這樣極惡劣的環境
中得勝,主怎不把他看為寶,給他一個親暱的名稱呢?這就是
所謂按常理去理解象徵。

 B. 按聖經上下文解
        其次,我們可以根據上下文,甚至前後文來解釋這些沒有
交代的象徵。許多時候,只要我們細心讀,我們不難在字裡行
間得到相當合理的解釋。
        例如:「我看見羔羊揭開七印中第一印的時候、就聽見四
活物中的一個活物、聲音如雷、說、你來。我就觀看、見有一
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拿著弓.並有冠冕賜給他.他便出來、勝
了又要勝。」(啟示錄六:1-2)  這白馬表示什麼呢?是主耶穌
回來?或是有其他意思?按上下文,我們知道這是災難的開始,
因此,這白馬一定是代表災難。騎馬者拿著弓,這明顯是武器
的象徵。若再參看第二印,那明顯是指戰爭,這更給我們清楚
知道,這些都是災難,而不會是指主耶穌騎白馬回來。第一印
的白馬和弓,是表示在末後的時候,武器大受歡迎,各國瘋狂
注重軍備,預備打仗。正如主耶穌在馬太福音廿四章所說的
「戰爭風聲。」(馬太福音廿四:6)  因此,即使聖經沒有加以
解釋,我們參照上下文,前後文,也能明白其中的意思。
         又例如:「你那裡也有人照樣服從了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
(啟2:15)這「尼哥拉」是什麼人呢?我們不必從歷史去找,也
不必抄襲別人的講法,我們可以從聖經的上下文找到答案。我
們若用字義來解經,很容易從聖經得到以下資料:
    「尼哥拉一黨」。可見他們是一群人,而且一定很有勢力。
    「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可見他們是有一套道理的。
    「你恨惡尼哥拉一黨人的行為」(二:6)。可見他們的行為必
      是不好的,以至被人恨惡,也被主恨惡。
         在此,我們不必他求,就可以明白尼哥拉黨是怎樣的了。
其實,聖經其他地方也可以循這方法去解釋,而且相當可靠。

 C. 不必強解
        再其次,當我們遇見這些沒有解釋,而且聖經其他地方又
沒有提及的經文時,我們就不必強解,不必用些我們知道的人,
事,物去代入。我們只要照聖經所說的去解就是了。
        例如:啟示錄第九章提到當天使吹響第五號時,無底坑被
打開,就有「蝗蟲」從無底坑上來(參啟示錄九章一至十一節)。
這些蝗蟲是什麼呢?不必把它解作戰鬥機,或甚麼現代的東西。
老老實實的解作一種像蝗蟲的武器就是了。這種武器和無底坑
有關,就是和邪靈有關。這是告訴我們將來在七年災難時,世
上將有一些非常古怪的武器和邪靈有關,那將是非常的可怕,
亦是世界的災禍。這就是字義解經。
        又例如:啟示錄十一章講到兩個見證人。(參啟示錄十一章
3-13)這兩個見證人是誰呢?有人說是摩西和以利亞,又有人
說是以諾和以利亞,到底是那兩位呢?其實,我們不必要強把
所知道的人物代進去,不如老實的說將來有兩個非常有能力的
人為主作見證,就對了。

        我總認為,聖經應該照字面去解釋,即使是遇到這些異象、
預表時,我們還是可以用字義解經去解釋,這樣聖經才有意思,
而我們也比較有標準可依,才比較有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