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吃力
經文:哥林多後書十二14-15 
      
        做傳道人難,做牧養教會的傳道人更難,因為你要長年累月
的對著同一群會眾,而各人性格,需要,靈性都不同,要牧養他
們其難度可想而知。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留下的經驗,正是我們這些駐堂牧會傳道
人最好的寫照,榜樣和鼓勵。
        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十二章十四至十五節這樣說:「如今我打
算第三次到你們那裡去,也必不累著你們,因為我所求的是你們,
不是你們的財物。兒女不該為父母積財,父母該為兒女積財。我
也甘心樂意為你們的靈魂費財費力。難道我越發愛你們,就越發
少得你們的愛麼?」
        保羅說的「費財費力」就是吃力,原來做傳道人是吃力的,
是非常吃力的。      
一.   吃力的含意
        保羅所謂的費財費力,中文的譯法似乎是講到錢財,物質。
而保羅說「必不累著你們」,事實上是有關錢財,物質方面。不
過,如果看英文譯本作will gladly spend and be spent (my self ) for
 your souls,那就不只是錢財,而是指整個人,整個生命而言,
牧會真的是會把你整個人都消耗掉。這就是吃力。
二.   吃力的景況
        傳道人在那些方面吃力呢?
  1.   講道吃力
        我想大家都同意,第一就是講道很吃力。因為講道吃力,因
此傳道人容易患胃病,或神經衰弱。講道為什麼那麼吃力呢?
        預備講章難。講道吃力是從預備講章開始。因為有時我們連
講道題目都沒有,不知要講什麼。有時有了題目卻沒有經文,這
段經文不是,那段經文又不合適。好不容易找到經文,但要怎麼
講呢?沒有內容,沒有材料。那些寓道故事,見證等都已用完,
沒有新鮮可講的了。我們真是苦惱 !
        在沒有辦法底下,只好從書上或上網找別人的講章參考過關,
可是長期這樣下去真是吃不消。
        會眾不欣賞。好不容易上了講台,幾次之後發現,會眾不喜
歡聽,不欣賞。老會友說我們沒有深度(人常對我說,講台靈裡沒
有供應,吃不飽)。新會眾說聽不明白,不知在講什麼。這些話傳
回來,我們可不好受。我們怕看到會眾的眼神,怕見他們的反應。
我們怕講道,但不講會眾不滿,因為請你來就是要講道餵養他們。
        長期講道更吃力。牧會難,因為你要長期講道。除了那些成
功的牧師,或很有口才,很受歡迎的傳道人外,我們一般駐堂牧
師長期對同一群會眾講道,他們聽慣了覺得沒有新鮮感。又如果
你一個星期不止講一次道,那你就更吃力,更沒有新鮮感。
        因為面對講道不易,久而久之,我們怕上講台,有人說上講
台好像上斷頭台,但又不能不上,壓力真大,以至做成胃病,神
經衰弱。我自己就經歷過常常拉肚子,因為無形的壓力太大。
   2.  牧養人吃力
        講道吃力,但其實講道不是最難,處理人事才是最難,最吃
力。
        為什麼講道還不是最吃力呢?我的看法是:
        如果你覺得找講題很難,那你在每年年底時,為明年的講道
禱告,一早預備好全年講道的大方向,例如,你下一年上半年講
禱告,下半年講信心等,你有了大方向,心理就穩定多了。
        如果你覺得沒材料,那你平時就要多做準備功夫,好好收集
材料。講道材料是從聖經來的。平時我們必須熟讀聖經,把聖經
讀通。聖經本身是我們講道最好的材料。聖經熟了,貫通了,就
能做到所謂以經解經,這方面的講道材料是極豐富的。其次講道
材料是從書刋而來。平時我們要多讀書,因為書本,報刊有的是
材料,我們取之不盡。再來,講道材料是從人而來。平時我們要
讀人,就是要好好的觀察人,觀察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觀察人的
各方面表現,這些都是材料,且是與人有切身關係的材料,這些
材料最能引起共鳴,因為都會發生在我們的生活中。用這些來闡
釋聖經真理,把聖經真道化為生活可行的道,人就願意聽,也容
易接受。我們講道不必高深,也千萬不要高深得像文士,人聽不
懂,不易接受。
         因此,我說講道並不是最吃力。牧養人才是真正吃力,真正
的難。
  A.  因為人的性情難應付
        牧養人很難,因為我們面對的會眾,各有不同的性情,性格。
        有人因環境造成性情乖癖,要你注意他。
        有人因為早年很順利,很本事,因此對別人要求高,很容易
就不滿,需要你時不時安撫。
        有人在社會上做慣上司,指揮別人,入了教會,不知不覺間
喜歡做頭,控制別人,産生人與人之間問題,這種人不容易聽勸。
        而且人的本性都是要別人合他的意,即使你做的是對的,但
如不合他的意,就可能會反彈。
  B.  因為人健忘
        牧養人難,因為人健忘— 屬靈記性健忘。
        無論你怎麼教導,怎樣全心全意地,耐心地引導,人的屬靈
記性健忘,時常記不起聖經的教導,行不出聖經的教訓 (其實我
們自己也是如此) ,因此進步很慢。為了想幫助會眾進步,我們
希望找些捷徑,或一些超自然現象,以為可以幫助他們,但還是
沒有果效。保羅自己就曾用百般忍耐,藉神蹟奇事異能,顯出他
的權柄能力,可哥林多教會還是出了很多問題,甚至對保羅不滿
(哥林多後書十二12)。
        好了,經過一些年日,信徒慢慢長大了,就開始不容易接受
帶領。特別是他們對聖經熟了,去上了一些神學課程,就更不容
易聽教,牧養就更難了。
        自己建立的教會又如何呢?既然上述的會眾是這麼難牧養,
那我們自己創立一間,從零開始,從起初就照自己的看見去牧養,
又會怎樣?可能好一些,但也不盡然,哥林多教會是保羅親自創
立的,所寫的前後書,特別是後書,吐盡牧會的苦水,可見他也
很吃力,很辛苦。我們也見過不少自己創立教會的傳道人,後來
被反對,甚至被請走,帶著眼淚離開。
        傳道人 吃力並不止於此。
二.  不討好(哥林多後書十二15下-16)
        這兩節經文告訴我們,保羅為信徒費財費力,但換來的是信
徒不領情,他吃力而不討好。
        傳道吃力,傳道人早已知道,也有心理準備,可問題是我們
吃力卻不討好。假如吃力會眾明白,同情,還吃得消,吃力而不
討好,那就真的難受。
        有人在背後批評你,說你有心計,用手段。你自問是盡心盡
力去牧養,去愛,去關心,得這樣的結果,真是苦,叫人怎吃得
消 !
        你已經想盡辦法,非常努力作工, 但傳回來說你帶領教會沒
有方向,沒有策略,帶不動教會,教會進步慢,人數沒有增加。
這些話令你無言以對,苦在心頭。
        在失意之餘,你換了工場,希望可以重新再來,但結果還是
一樣。我不敢說,天下教會都像烏鴉一般黑,也不應該這樣說,
但我又不能說,你換了工場就會好,因為天下的教會,信徒都是
一樣的。即使你唸了博士學位,還是有可能同樣吃力不討好。工
場換來換去,也好不到那裡,因此,你灰心,心裡忿怒。
三.   得勝(哥林多後書十二15)
        那怎麼辦呢?我們怎能克服這困境?
        面對這情況,保羅的態度怎樣呢?他說:「我也甘心樂意為
你們的靈魂費財費力」,這就是他得勝的秘訣:他甘心。原來甘
心就不覺得吃力。
        問題是我們怎能甘心?
  1.   無愧(哥林多後書十二16)。「罷了,我自己並沒有累著你們」,
這是保羅自我檢討,自問沒有累著人,更沒有私心,沒有詭詐。
當我們自問對教會沒有虧欠,人家對你的批評並不是事實時,我
們就要像保羅一樣,看為是「極小的事」,因為他說:「我被你
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
己。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
乃是主」(哥林多前書四3),當我們把這些看為小事時,我們就不
那麼苦了,就能甘心。
  2.   無求(哥林多後書十二14)。「如今我打算第三次到你們那裡
去,也必不累著你們。因我所求的是你們,不是你們的財物。兒
女不該為父母積財,父母該為兒女積財」,這是保羅的無求。不
向會眾求財,求回報,求稱讚。無求心中就自然不苦,就自然會
甘心。我們的苦往往是因為我們有所求,當我們求而不得時,就
會苦惱,痛苦。
  3.   無我(哥林多後書十二11)。「我成了愚妄人是被你們強逼的。
我本該被你們稱許才是。我雖算不了什麼,卻沒有一件事在那些
最大的使徒以下」,這是保羅被逼為他的使徒職份辯護時說的
「愚妄」話。不過這裡他說了一句很重要的話:「我雖算不了什
麼」,他認識自己算不了什麼,認識自己沒有什麼了不起。這也
許是問題所在,當人以為自己了不起,卻被批評,論斷,就不甘
心,就覺得痛苦,吃不消。
        我們本來就不算什麼,不是嗎?因此被人批評是很自然的事
了。主耶穌是神的兒子,祂講道時人尚且不聽 (馬太福音十一章),
尚且被批 (不吃是被鬼附,吃是貪食醉酒) ,我們被批評是理所當
然的了。               
        保羅是個大有學問的人,尚且被人批評,我們比不上他,故
我們被批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因此,當我們對教會無愧,對人無求,對自己無我時,我們
在教會事奉就會甘心,就不會覺得那麼苦。我們不放棄,為會眾
禱告,讓主按祂的時候處理一切問題。
  4.   認定我們是被主選召的 (哥林多前書九17) 。「我若甘心作
這事,就有賞賜,若不甘心,責任卻已經託付我了」,這是保羅
能夠甘心的秘訣,認定自己是神所選召,是受神託付的。不是我
們自己要行這條路,是主耶穌看得起我們,從千萬人中呼召我們,
要我們放下一切來跟隨祂的。主耶穌既然這樣恩待我們,要我們
在這條十字架的路上來服事祂,服事教會,我們理當甘心樂意地,
為主交付我們的群羊費財費力,照主旳吩咐去餵養主的羊,直到
見主面,向主交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