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篇一零八篇  稱頌助人得勝的神
     
       詩篇是什麼?是人把他內心的情況和想法告訴神,向神傾訴。
詩篇是平凡人的心聲,是有血有肉的人的真心話,這些話神了解,
接納,把它收在聖經中,表示一個正常人就是這樣。大衛讚美神,
因為他正需要神幫助他得勝仇敵,好像很功利,其實這就是一個
十足的正常人的心態,正是你和我。
一.   高舉神  (v.1-5)
       「因為祢的慈愛,大過諸天,祢的誠實,達到穹蒼。神阿,
願祢崇高過於諸天,願祢的榮耀高過全地」(v.4-5),大衛不但稱
頌神,更高舉神,他要把神頌揚到外邦,列國。他相信神的慈愛
和榮耀超過宇宙,穹蒼。
       「神阿,我心堅定,我口要唱詩歌頌」(v.1),值得注意的是,
大衛不但是用口來歌頌神,這是我們常作的,他更是用「堅定」
的心來歌頌。你知道嗎,有時我們是有口無心的,我們用口歌頌,
但我們的心卻是不夠堅定的,我們在唱的時候,可能是半信半疑,
也可能是根本不信呢!大衛深信他所歌頌的神,各位你我是否也
如此呢?所謂堅定,其實也指「預備好」,大衛歌頌的時候,內
心已預備好,心靈已準備好。這樣的歌頌、敬拜是最能得神喜悅。
       「琴瑟阿,你們當醒起,我自己要極早醒起」(v.2),大衛一
早起來敬拜神。他極早起來,說明的不是時間問題,乃是心靈的
渴慕問題。因為他渴慕神而一早起來,因為他愛慕神故極早起來
稱讚祂。這種愛慕,渴慕親近神的心是最寶貝的,是最得神的心
的。我們求神賜我們這種渴慕親近祂的心,求祂用祂的慈愛每天
吸引我們親近祂。也求主讓我們看見,祂是超越宇宙穹蒼,祂是
值得我們高舉過於一切的。
二.   神助得勝 (v.6-13)
       神真的是高過一切麼?在現實生活中祂真的是如此嗎?
  1.   神曾應許 (v.6-9) 
       「神已經指著祂的聖潔說」(v.7),這是過去式,是已經發生,
是事實。這不是編造的故事,因為神是指著祂的聖潔說的,是祂
起誓說的。神指著祂的聖潔說話,就表示不會改變,不是騙人的。
       祂說什麼呢?祂應許什麼呢?
       「我要歡樂,我要分開示劍,丈量疎割谷。基列是我的,瑪
拿西是我的。以法蓮是護衛我頭的,猶大是我的杖。摩押是我的
沐浴盆。我要向以東抛鞋。我必因勝非利士呼喊」(v.7-9),這是
掌控,這是得勝。
       這個「我」是誰呢?
       這個「我」當然是指神,因為只有祂才是那麼超越,在掌控
一切。人靠著這位掌控一切的神,定能得勝。
       不過這個「我」也可以指大衛。這位能掌控一切的神,曾經
應許大衛可以得勝仇敵。大衛就憑著這應許,大膽求神幫助他。
       掌控一切。神應許大衛祂會掌控一切,不但屬神的示劍,瑪
拿西,猶大等等,祂還能劃分丈量成為屬祂的地,各有功用。就
是外邦之地祂也能用抛鞋方式,使歸屬自己,在祂掌管之下。神
自己能,也應許大衛能。
   2.  支取應許 (v.10-13) 
       現在大衛要支取這應許,祈求神幫他得勝仇敵。
       無人。「誰能領我進堅固城,誰能引我到以東地」(v.10),
大衛四顧,無人可以幫助他去面對敵人。他自己本身是個戰士,
但他清楚知道要得勝敵人不能靠自己。
       無力。「求祢幫助我們攻擊敵人,因為人的幫助是枉然的」
(v.12),大衛也認識到,靠人的幫助是徒然的,因為人的力量始
終有限,人有無能為力,愛莫能助的時候。
       靠神。「神阿,祢不是丟棄了我們麼!神阿,祢不和我們的
軍兵同去麼?求祢幫助我們攻擊敵人」(v.11-12),大衛雖然覺得
神好像不要與他們同去作戰,但是他捉住神的應許,求神與他們
同去。「我們倚靠神,才得施展大能,因為踐踏我們敵人的就是
祂」(v.13),大衛認定只有神才有能力幫助他們得勝。這是他年
輕時的經驗,他曾對巨人哥利亞說:「我來攻擊你,是靠著萬軍
之耶和華的名」(撒母耳記上十七45),現在他還是這樣持定,專
心倚靠神。
       我們常歌唱,我們是否像大衛一樣,堅定的相信我們所歌頌
的,是使人得勝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