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段   求神拯救(一)(v.145-152)
   
        「我向祢呼籲,求祢救我」(v.146),「耶和華阿,求照祢的
典章,將我救活」(v.149),這是詩人向神求救,整段經文都瀰漫
著求神拯救的氣氛。詩人在危險之中向神求救,因為這是最好的
出路。
一.   求救的心態 — 定意要謹守神的話 (v.145-146)
        人落在危險之中當然會向神求救,然而詩人求救卻有更崇高
的心態,是與眾不同的。
        「求祢應允我,我必謹守你的律例。我向祢呼籲,求祢救我,
我要遵守祢的法度」(v.145-146),從詩人求救的禱告看出,原來
他認定思想,遵行神的話與得神拯救同等重要。
        求神拯救使可以脫離危險,得平安,可以存活,那是重要的,
自然的,合理的,是人之常情。
        但認定求神拯救與思想,遵行神的話同樣重要,那就是超越
的,崇高脫俗的。詩人的靈性已進到真正愛神的境界。
        人能存活是重要的,然而人真正的活著原來是要靠神的話。
人照神的話而行,遵照神的話而活,就能把神活出來,這樣的活
才有真正的價值。因為把神活出來,就是見證神,讓人認識神。
讓人從我們身上認識神,是多麼寶貴的事,因為神在我們身上得
了榮耀。能夠這樣,必須時時遵守神的話。
二.   求救的原因 (v.147-152)
        為什麼詩人那麼緊張求神拯救呢?為什麼遵守神的話要那麼
緊急呢?
  1.   時日無多 (v.147-148)
        「我趁天未亮呼求,我仰望了祢的言語。我趁夜更未換,將
眼睜開,為要思想祢的話語」(v.147-148),這是詩人把握機會。
人要把握機會,因為人的年日無多。人不一定能活到天亮,也不
一定能活到換更。現在才是我們的,故要把握現在。
        即使在白天,人也不一定有機會讀神的話,思想神的話,因
此詩人留給我們一個好榜樣,趁著有機會就要思想,遵行神的話,
因為機會稍縱即逝,不會返回。
        今天就讓我們抓緊機會來讀神的話,明天惡人當道可能就沒
有機會了。
  2.   因惡人臨近 (v.149-152)
        為什麼詩人那麼急要求神拯救呢?
        惡人臨近(v.150)。「追求奸惡的人臨近了,他們遠離祢的律
法」,奸惡人臨近,故求神拯救。這些奸惡的人不要神的話,遠
離神的話,他們一定會反對屬神的人,對付跟從主的人,這情況
是越來越近了,已逼近我們身邊。我們要遵守神的話越來越難了,
我們需要神拯救,好使我們能夠安心地讀祂的話,行祂的話。
        神有恩慈(v.149)。「求祢照祢的慈愛,聽我的聲音。耶和華
阿,求祢照祢的典章將我救活」,惡人雖然臨近,逼害也越來越
近,但我們有一位慈愛的神可以依靠,祂必會在危難中把我們救
活。
        神永遠真實(v.151-152)。「耶和華阿,祢與我相近,祢一切
的命令盡都真實。我因學祢的法度,久已知道是祢永遠立定的」,
在危急中我們可以倚靠神,也因為祂是真實的,而且永遠都是那
麼真實,永不改變。人怎麼知道神是真實的呢?「我因學祢的法
度,久已知道是祢永遠立定的」,祕訣是要學習神的話語。學神
的話才會体驗神的真實,才會經歷神是永遠真實。唯真實的神才
能拯救我們脫離反對神之人的手。唯永遠真實的神可以成為我們
的倚靠。
        「耶和華阿,祢與我相近」(v.151),永遠真實的神在那裡?
原來祂就在我們身邊,祂與我們相近。讓我們緊緊的倚靠祂,在
這反對神,抗拒神的世代仍能為祂作見證。  


第二十段  再求神拯救(二)  (v.153-160)
        「救」「救活」在這段經文裡出現了五次,是與上一段一樣
也是求神拯救。也與上一段一樣,詩人求神救活,為要遵行神的
話。兩段經文的內容和結構相似,不是詩人才思已盡,乃是透露
詩人心靈真實的一面 — 他愛慕神的話。另一方面,詩人一再的
求神拯救,可見他的處境不易,難處不是一下子就解決,然而因
深信神的話,他沒有放棄求救。
一. 處境艱難 (v.153-156)
        「搭救我」,「救贖我」,「將我救活」,是詩人一再的呼
求,因為他面對的處境艱難。
        苦難(v.153)。「求祢看顧我的苦難,搭救我」,詩人身處苦
難中。什麼苦難呢?大概是他被奸惡的人對付 (v.155,158)。有
惡人常在身邊出現,真是人生的苦難。
        受屈(v.154)。「求祢為我辨屈」,詩人被惡人誣告,被人冤
屈。按詩人那麼愛神的話,應該不是他作了什麼壞事,乃是被人
誣告。被人硬將自己沒有做的事加在身上,啞子吃黃蓮,有苦自
己知,真不是滋味。
        逼迫(v.157)。「逼迫我的,抵擋我的很多」,詩人的難處是
他被不少人逼迫,抵擋,他被人恨惡。照理一個尊敬神,行神道
的人被人愛戴才是,怎會被人反對呢?耶穌曾經對門徒說:「你
們又要為我的名,被萬民恨惡」(馬太福音廿四9)。祂也曾說:
「世人若恨你們,你們知道,恨你們以先,已經恨我了」(約翰
福音十五18),可見屬主的人是會被人恨惡,逼迫的,因為人恨
惡神。為什麼人會恨惡神呢?耶穌的話正好指出原因,祂說:
「他們無故的恨我」(約翰福音十五25)。人是無緣無故的恨我們
的主,我們的神,亦因此而恨屬主的人。
        這就是詩人的處境,他面臨的這些難處一而再的出現,揮之
不去。在這情景之下,最好的出路就是不住向主求救,因為沒有
更好的出路。
二.   愛慕神的話 (v.157-158)
        除了求神拯救之外,我們還能作什麼呢?詩人留下什麼榜樣
給我們效法呢?
        他在難處中仍愛慕神的話!
        不忘記(v.153)。「因我不忘記祢的律法」,原來真正的愛一
定是時常記住,永誌不忘。詩人在苦難當頭而仍不忘神的話,那
是非常難得的。所謂不忘記最好當然是能夠背誦,但更重要的是
能守住,能照神的話所吩咐的去行。特別是當困難,逼迫來臨時,
因為那時最容易為求自保,做一些不合神心意的事。願我們也能
愛神,無論有什麼遭遇,我們都不忘記神的話。
        不偏離(v.157)。「逼迫我的,抵擋我的很多,我卻沒有偏離
祢的法度」,詩人愛慕神的話另一表現就是不偏離祂的話。被人
對付,被人逼迫已經很難受,被多人這樣做更是難以忍受。在這
情形之下,你我會有什麼反應呢?詩人的反應是:仍持守神的話,
照神的話而行,不偏左右。
        憎惡奸惡(v.158)。「我看見奸惡的人,就甚憎惡,因為他們
不遵守祢的話」,詩人憎惡奸惡人,因為他們不守神的話。這些
人是知道神的話的,他們甚至會背誦,像許多猶太人一樣,只是
他們不去行,不遵守反而去行惡。知神話而不行,反去行惡,那
是可惡的。可是假如我們自己也不去守,那我們就沒有資格去憎
惡他們了。詩人能,因為他愛慕神的話,沒有因為別人行惡害自
己而偏離。
三.   求神拯救 (v.159-160)
        「祢看我怎樣愛祢的訓詞,耶和華阿,求祢照祢的慈愛將我
救活」(v.159),詩人一而再求神拯救。也許因為他真心愛神和祂
的話,所以有膽量求神拯救,求神因祂的慈愛而向他施憐憫。當
然慈愛的神拯救人常是無條件的,但是如果人愛神,他來到神面
前,心靈是更能坦蕩蕩的。
        「祢話的總綱是真實,祢一切公義的典章是永遠長存」(v.160),
詩人向神求救,因為他認定神的話是公義,公正的,祂必照公義
而拯救他。他敢這樣求,因為他一直持守神的話,照祂的話行。
他照神的話行,因為他愛慕神的話。願我們也愛神的話,照祂的
話行,慈愛和公義的神必不虧待我們。放心吧!


第二十一段   愛神話語的表現
        詩人一再的提到他愛神的話(v.162,163,165,167),這也
是我們常掛在口邊和勸勉別人的話。然而詩人不但這樣說,他
還以好些行動表明他真的愛慕神的話。
一.   畏懼 (v.161)
        「首領無故的逼迫我,但我的心畏懼祢的言語」,愛神的話
表現於畏懼祂的話。所謂畏懼神的話,就是尊敬神的話,怕違反
祂的話,不不敢不照著去行。
        在怎樣的環境下詩人畏懼神的話呢?是在首領逼迫他的時候。
被人逼迫時,人的心必充滿不安,不平,憤怒。會想到對抗,會
不擇手段報復,把自己帶入更大的危險中。在這時刻,詩人想到
神的話,他怕神的話多過怕比他高強的人給他的壓力,逼害。因
為畏懼神的話,他不敢做神不喜悅的事。這是真正愛慕神的話!
二.   寶貴 (v.162-163)
        「我喜愛祢的話,好像人得了許多擄物。謊話是我所恨惡所
憎嫌的,惟祢的律法,是我所愛的」,人是否真的喜愛神的話,
看他用什麼比喻神的話就知道了。
        擄物是人的戰利品,是用血和性命換回來的,是人覺得有價
值和越多越高興的。詩人覺得神的話就是這樣,使他豐富快樂,
多多益善。
        謊言有時能使人得免一時災難,虛假有時能使人得利。律法
是叫人正直,要人真,即使生命財産遇到威脅,危害也不可改其
純正。在這兩者之間的抉擇,就可以看出人更愛什麼。詩人完全
信得過神,因此他揀選神的律法,要照神的話行。你和我呢?
三.   讚美 (v.164-165)
        「我因祢公義的典章,一天七次讚美祢。愛祢律法的人,有
大平安,什麼都不能使他們絆腳」,詩人愛神的話,他不斷的讚
美神,原來真正愛慕神話的人,他會不斷的讚美神。
        為什麼呢?
        因為他知道神的話是公義的,神必主持公道,祂不會讓祂的
兒女白白吃虧,受苦。故即使落在苦難中,仍然能夠讚美。讚美
反而會減輕壓力和痛苦。
        因為他知道照神公義的話去行必不會跌倒。人能不跌倒就大
有平安。人在危難中不跌倒,有平安,豈不應大大讚美神麼!
四.   遵行 (v.166-168)
        「我…遵行了祢的命令」(v.166),「我心裡遵守了祢的法度」
(v.167),「我遵守了祢的訓詞和法度」(v.168),這不是詩人的願
望,理想,也不是他的禱告,乃是他已往的實際行動。他曾經因
為愛慕神的話,遵守了神的話。原來真正愛慕神的話,是在乎行
動。
        因為他仰望神的救恩(v.166)。「我仰望了祢的救恩」,詩人
的心一直在仰望神的拯救。這是他被首領無故的逼迫仍能持守神
的話的原因,他的心相信神會拯救。若是不信,可能老早就放棄
而偏行己路了。
        因為他喜愛神的話(v.167)。「我心裡遵守了祢的法度,這法
度我甚喜愛」,詩人是從心裡喜愛守神的法度,人喜愛什麼就會
甘心樂意去做,人喜愛神的話就必樂意照祂的話行。人如果喜愛
神的話,行起來就不是那麼艱難了。我們覺得神的話難行,是不
是我們認識祂不夠,以至愛祂的話不夠呢?
        因為活在神面前(v.168)。「因我一切所行的,都在祢面前」,
他知道神在聽,神在看,他的一舉一動都在神的面前。如果人真
的相信我們是活在神面前,我們行事為人就會不一樣。讓我們好
像詩人一樣,時常記得我們是活在神的面前。


第二十二段   心願  (v.169-176)
        「願」字在中文出現了七次,本段經文是詩人的心願。詩人
以他的心願來結束這篇很長的律法詩和字母詩。詩人的心意是什
麼呢?他的心意與眾不同。
一.   願禱告蒙神垂聽 (v.169-170)
        「耶和華阿,願我的呼籲達到祢面前」,「願我的懇求達到
祢面前」,詩人的心願就是希望他的禱告能達到神面前蒙垂聽。
他祈求的就是神賜他悟性,領悟神的旨意,明白神的話,並且希
望神照祂的話來救他。他心裡所想的都與神的話有關,心裡所願
的就是要遵行神的話。
二.   願時常讚美神 (v.171-172)
        「願我的嘴發出讚美的話」,「願我的舌頭歌唱祢的話」,
詩人的心願就是要不住的讚美神。
        「因為祢將律例教訓我」,「因你一切的命令盡都公義」,
他讚美的都是神的話。他讚美神不是為別的,乃是為神的話。因
他領悟到神的話是公義的,導人正直的,而神竟然將這寶貝的話
賜給他,教訓了他。人讚美多因為蒙了神的恩,詩人卻是因為神
的話而讚美,他實在與眾不同。
三.   願神幫助 (v.173-176)
        「願祢用手幫助我」,「願祢的典章幫助我」,詩人的心願
就是得到神的幫助。
        拯救他(v.173-174)。「願祢的手幫助我,因我揀選了祢的訓
詞。耶和華阿,我切慕祢的救恩,祢的律法也是我所喜愛的」,
他求神拯救,使他可以繼續經歷神的話,因為神的話是他心所依
賴並喜愛的。
        使他存活(v.175-176)。「願我的性命存活,得以讚美祢,願
祢的典章幫助我。我如羊走迷了路,求祢尋找僕人,因我不忘祢
的命令」,詩人希望能繼續活著讚美神。詩人同時覺得自己好像
迷路的羊,需要神尋找拯救,需要神的話幫助。詩人不是已經很
懂神的話,很愛神的話嗎?為什麼還好像迷路的羊,需要神的話
幫助呢?詩人大概覺得自己領悟的還很不足,對神話語的認識還
很有限,故仍求神話語的幫助。是的,當人越發認識自己,越發
認識神的話,就會越發知自己不足。越發認識神的話,就越發知
道只有神的話才能幫助自己。
        這是詩人的心願,但願也是你我的心願,一種更成熟的心願。